原告起訴反被判賠 珠寶知識產權糾紛案

近日,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一起知識產權糾紛案件,最終廣州某珠寶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珠寶公司)被判侵權并賠償對方損失。

珠寶公司以海豐縣梅隴某首飾廠(以下簡稱首飾廠)侵犯其著作權為由提起訴訟,請求首飾廠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10萬元。珠寶公司提交的《作品登記證書》顯示,珠寶公司為涉案美術作品的作者,創作完成時間為2018年12月10日,首次發表時間為2018年12月12日。

庭審前,首飾廠以其才是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人為由提起反訴,請求珠寶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15萬元。

首飾廠亦提交了《作品登記證書》以及珠寶公司向李某龍購買涉案作品商品的相關證據。李某龍為首飾廠經營者,其于2018年4月16日創作完成涉案作品,首次發表時間為2018年7月21日。

2019年10月10日進行了作品登記,2018年7月21日,李某龍授權首飾廠享有著作權。開庭前,珠寶公司申請撤回起訴,法院裁定準許撤訴。首飾廠則堅持反訴訴訟。

法院經審理認為,雖然雙方均持有《作品登記證書》,但珠寶公司創作完成及首次發表日期均晚于李某龍,且李某龍提交了珠寶公司向其購買涉案作品商品的相關證據。在沒有相反證據推翻李某龍《作品登記證書》的情況下,確認李某龍為著作權人。

珠寶公司未能提供證據證實使用涉案作品經過著作權人的授權,其行為侵犯了首飾廠對涉案美術作品所享有的著作權,應承擔相應的責任。法院判決珠寶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首飾廠經濟損失。宣判后,雙方未提起上訴,判決發生法律效力。

法官說法

該案為典型的“李鬼遇李逵”案件。珠寶公司在獲得李某龍的作品后,以自己名義進行了作品登記。完成登記后,向法院提起了多起訴訟,隨后與當事人達成調解,向法院申請撤訴,并以此獲利。

直到遇到本案當事人首飾廠,首飾廠對珠寶公司的訴訟提出了反訴,珠寶公司隨即申請撤訴。最后法院認定珠寶公司侵犯了首飾廠的著作權并判決賠償損失。

隨著國家不斷加大產權保護力度,知識產權糾紛案件數量逐漸增長,這體現了人民群眾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增強,但隨之也出現了不少利用知識產權訴訟牟取利益的惡意訴訟現象。特別是著作權法中《作品登記證書》容易獲取且能夠作為初步證據的法律背景下。

雖然相關法律對惡意訴訟的認定未作明確規定,但最高人民法院在2011年2月修改后的民事案由中新增加了“因惡意提起知識產權訴訟損害責任糾紛”的四級案由,也讓之成為一項更具體的可訴行為。

雖然本案不是涉惡意訴訟的案件,但也可從本案顯露涉惡意訴訟的行為。本案對規范當事人合法維權、誠信維權起到很好的警示教育作用。

23
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ag视讯安全网站 中国足彩馆 新疆11选5杀号定胆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 篮球比分球探网 捕鱼游戏大全 水果拉霸游戏安卓版 时时彩开奖官网 江西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 竞彩北单比分直播500 比特币现金走势图 北方推倒胡赖子的作用 彩票软件 吉林快3走势图综合指标 浙江快乐12任5遗漏数据